2014年7月18日 星期五

交通部運輸論壇

今天早上在台大管理學院第二大樓的社團辦公室稍微待久了一點
要離開的時候卻看到大概有二十名警察散佈在一樓
正門口是正在抗議的群眾,大廳都是警察
後門也是警察,門外也有幾名抗議人士
一時之間我慌了
警察會不會把我當成抗議人士?
但是他們沒有搭理我所以應該不是
那我要怎麼出去?我非常想要從正門口出去啊!
此刻正門口沸沸揚揚的肯定不可能
我慌張的眼神和一名與會人士交會
他對著我尷尬地笑了笑就走了
大概我們都同感於眼前的荒謬吧

我只好硬著頭皮從後門走出去
但是警察杯杯啊,不讓我走後門
他說,同學,請往這邊走
我突然間感受到一種受脅迫的情感
我在一個完全沒有任何危險的開放空間
被要求走特定的路線
並且是在學校裡面
可是我還是聽話了
就跟其他在建築物裡面的大學生一樣
完全視門外抗議的群眾於無物

或許我的內心並沒有完全的民主化
也許我不停地學人家對四周的人大聲疾呼
想要改變點什麼
但是我並沒有搞清楚我自己
我是誰,我能做些什麼,我的權力在哪裡?
一旦我弄清了我的權力
我才真正有可能在這樣的場合中
貢獻我自己

附上今天的新聞
自由時報